<del id="pvfdh"><noframes id="pvfdh"><cite id="pvfdh"></cite><del id="pvfdh"><noframes id="pvfdh"><del id="pvfdh"></del><menuitem id="pvfdh"><span id="pvfdh"></span></menuitem>
<del id="pvfdh"><noframes id="pvfdh"><del id="pvfdh"></del><ins id="pvfdh"></ins>
<cite id="pvfdh"><span id="pvfdh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pvfdh"><noframes id="pvfdh"><ins id="pvfdh"></ins>
<ins id="pvfdh"><noframes id="pvfdh">
<del id="pvfdh"><noframes id="pvfdh"><del id="pvfdh"></del>
 
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
 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- 教學科研 - 學生專欄  
男子棄北大讀技校:遵父命上北大 沒興趣痛不欲生
發布時間:2014/11/13 16:53:23  來源:中國新聞網  點擊量:932

周浩正在比賽中

     11月4日,第六屆全國數控技能大賽決賽開幕式在北京工業技師學院舉行。在會場,一個看起來很沉穩的男孩代表參賽選手進行宣誓,他的一舉一動時刻吸引著媒體記者們的眼球。他就是周浩。

  周浩有足夠讓人驚訝的經歷。3年前,他從北京大學退學,轉學到北京工業技師學院,從眾人艷羨的高材生到普通的技校學生,從北大生命科學研究院人才儲備軍到如今還未就業的技術工人。這樣的身份轉變,就足以讓人不敢相信。周浩這樣做了,并且談起當年的決定,“毫不后悔,很慶幸”。

  遵父命上北大 沒興趣痛不欲生

  2008年8月,頂著如火的驕陽,周浩踏上了去往北京的火車。

  在當年的高考中,周浩考出了660多的高分,他是青海省理科前5名。本來他想報考北京航空航天大學,但這個想法遭到了家人老師的一致反對,父母覺得這樣高的分數不報考清華北大簡直就是浪費,高中班主任也一直希望他能報考更好的學校。“我從小就喜歡拆分機械,家里的電器都被我重裝過。在航空航天大學,有很多實用性的課程,這比較對我的胃口。”但是,周浩最終還是妥協了,“當時還小啊,再有主見也還是聽家長的。”沒想到,當年的妥協竟困擾了他兩年多。

  到了北大,周浩以為可以有一個新的開始,會習慣這里的生活。事實證明,他錯了。

  大一上學期,周浩努力地適應一切,濃厚的學習氛圍、似乎永遠也上不完的自習、激烈的競爭環境……從小就喜歡操作和動手的周浩開始感受到了不適應。到了第二學期,理論課更多了,繁重的理論學習讓周浩覺得壓力很大。“生命科學是比較微觀的一門學科,側重于理論和分析,操作性不是很強。而我又喜歡搗鼓東西,喜歡操作。所以我們互相不來電。”

  沒有興趣的專業讓周浩痛不欲生,每天接受的都是純粹的理論更讓他頭腦發脹,對于未來也變得非常迷茫:“不喜歡學術,搞不了科研,但是生命科學系的很多學生未來幾乎都會讀研究生,這樣的路并不是我想走的。”于是,周浩學習開始不那么積極了,不再像剛入大學那會兒跟著室友一起去上自習,“越來越迷茫,不知道自己的出路在哪兒。”就連作業,周浩也不再認真完成,每次都是敷衍了事。

  一開始,周浩覺得問題的關鍵在于自己適應環境的能力太差。于是,他試了各種辦法讓自己習慣這種學習氛圍。

  同學告訴他可以嘗試去聽工科院系的課程,從中找到自己的興趣。他便去旁聽北大工科院和清華工科院的課,卻發現這些課基本上也是純理論,而實踐操作課只有工科院本院的學生才能去上。然后,他開始謀劃轉院。但是在北大,轉院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想轉的院和所在的院系公共課要達到一定的學分才能轉院。周浩想轉的工科院和他所在的生科院基本上沒有什么交集,周浩知道轉院這條路終究是走不通了。接二連三地遭受打擊之后,周浩開始陷入了絕望。

  休學一年體驗人間冷暖 選擇轉校艱難說服父母

  第一年的嘗試失敗了,于是,他決定大二先休學一年。到了深圳,周浩覺得自己應該認真規劃一下自己的未來。

  休學期間,他當過電話接線員、做過流水線工人,沒有一技之長又不擅長交際的周浩感受到了社會的殘酷。“對于人間冷暖有了初步的體會,大家不會因為你是大學生就尊重你,就會多給你一次嘗試的機會。”周浩以為初入社會的挫敗感讓自己能喜歡上北大的生活,靜下心來學習,能再次接受自己不喜歡的專業。

  然而,重新回到校園的時候,周浩有了比以前更大的不適應感,他越來越覺得自己實在不適合學習這門專業。“現在看來,我休學一年所做的思考基本上都是失敗的”,周浩苦笑道。

   在旁聽、轉院、逃避都沒有解決問題的情況下,周浩開始打起了轉校的“算盤”。從大一開始,他就已經在網上對中國的一些技師學院進行了了解,并且還翻墻去看德國數控技術方面的網站,對比了中國與德國這方面的差距,初步對中國的數控市場進行了判斷。“我覺得中國是比較缺知識技能復合型人才的,就像德國很多技術工人都是高學歷,而中國的技術工人基本上都學歷不高。”

  了解了自己高學歷的優勢,周浩開始選擇適合他的學校。“在網上搜到了北京工業技師學院,它的水平在行業內是領先的。既然想學點技術,尤其是數控技術,那這里就是最好的地方。”

  從北京大學退學,要去一個聽都沒有聽過的技術學校,這樣的想法一定是瘋了!當時,周浩身邊的親戚朋友同學都這樣認為。父親知道周浩的想法以后非常反對,打了很多電話勸他,讓他再堅持堅持。父親勸不動周浩,意識到兒子是認真的以后,父親開始妥協。“他開始退讓,同意讓我轉到父親所在的深圳大學,就是不讓去技校。”

  周浩卻堅定了去技校,“北京大學這樣在國內算是比較自由的學府都沒有給予自己希望,那么去別的學校萬一又出現同樣的問題呢?難道到時候又轉校嗎?”周浩覺得要找一個可以真正學到技術的學校。

  周浩從小和母親關系很好,幾乎無話不談。于是,周浩決定先說通母親支持自己。在知道周浩在北大的經歷以后,母親震驚了,她沒想到兒子在人人向往的北大竟然過得這么痛苦和壓抑。她決定幫助兒子擺脫煩惱。終于,在母親的勸說下,父親同意了周浩的決定。

  在得到父母的支持以后,周浩覺得自己離夢想近了一大步。“我一直比較在乎別人的看法,但是如果一輩子都要做自己不喜歡的事,你的一生就毀了。”周浩說:“如果我過得很精彩,總有一天,可以證明給當初質疑自己的人看。”

  轉校成功拾回學習熱情 不后悔選擇淡定面對未來人生

  2011年冬天,周浩收起鋪蓋從海淀區到了朝陽區,從北大到了北京工業技師學院,開始了人生新的起點。

  對于北京工業技師學院來說,這無疑是一個天大的喜訊。“你想想,為了增加生源,我們學校給農村戶口的孩子減免學費,卻還是沒有起到多大的效果。這樣一個北大學生的到來,當然是很驚天動地了”。學校黨委副書記儀忠談起自己的得意門生很自豪:“考慮到周浩之前有一定的操作基礎,學校沒有讓他從基礎課學起。為了讓周浩接受更大的挑戰,他直接進入了技師班,小班授課,并且給他配了最好的班主任。”這種小班式、面對面地和老師交流,讓他找到了很強的歸屬感。

除了學院的培養,找到興趣點后的周浩重新拾回了對學習的熱情,這讓他在這里得以大顯身手。“大學的生活很散漫,而技師的生活就是‘朝八晚五’,一切都靠自律。”實驗室十幾臺瑞士進口的數控機器,老師面對面的親自指導,直接上手的機器操作,這一切都令周浩興奮不已。由于之前沒有接觸過數控技術,而別的同學都已經學了兩年,為了趕上大家的進度,他學得格外認真,“每天都把老師教過的技術重復練習,有不懂的就及時問。”很快,周浩便成了小班中項目完成速度最快、質量最好的學生。

  周浩的努力沒有白費。憑借北大的理論基礎和北京工業技師學院的技術學習,周浩慢慢朝著自己努力的知識技能復合型人才的道路發展,他成為了學院最優秀的學生之一。盡管有很多企業向周浩伸出橄欖枝,但對于未來,周浩有自己的設想,“現在還不想就業,我還是想繼續深造,對數控技術了解得越深我就越覺得自己學的太少,還是要再多充充電。”

  “我所學的技術在人們的生活中起著很大的作用,我不會后悔自己的選擇。而且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狀元、每個人只要在適合自己、自己感興趣的崗位上工作,都會很強大的!”周浩說。

  (來源:http://www.chinanews.com/edu/2014/11-17/6781777.shtml 中國新聞網)

 


上一條:廣元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關于組織實施2014年度技師培訓項目的通知
下一條:廣旺公司領導陳勁松到我校調研指導工作
 
 
 
版權所有: 廣元工程技工學校   學校地址:四川省旺蒼縣尚武鎮  郵編:628204    電話(傳真):全國免費電話:400 839 4016 傳真:0839-4016846(綜合辦)
統一社會信用代碼:12510700G53408663T  蜀ICP備19002186號-1  站點維護:學校網絡中心  E-mail:gygcjgxx@126.com
廣公網備51082102000001號 您是第:  55726  位訪客       

川公網安備 51082102000061號

老奇人高手论坛人論壇